L'amour

这里L。
吃叶喻、黄喻,各种喻受。

【叶喻】归秋(1)

元明20年秋,烨帝下旨召回征南将军叶修。


彼时正是初秋,秋风携着凉意吹在人们的肌肤上,卷走了夏日的热气。延城边上务农的老百姓乐呵呵地收割了金黄的新鲜小麦,一筐筐地往城里送。不知是哪家的炊娘先看见的,这消息便在城中传了个遍,大伙赶忙到市集为自家买下这一年的米食。


枣儿一树树地熟透了,个个浑身通红,被阳光一照,铺上一层金光,更像是圆润的红宝石,让人忍不住摘了去,有趁着新鲜作无聊时消遣的水果的,也有将其酿成枣酒的——那酒一制好,香气远溢,只尝一口便唇齿留香,街坊们定要来讨一壶喝的。


这日,晴空万里,桂花的香甜在清风中晕染开来。南边的踞虎门大开,守门兵整齐地站在两侧,腰板挺得笔直,目...

【叶喻】清欢(楔子)

试个水。

这篇要是写出来肯定是个大坑Ծ‸Ծ

—————————————————

梨花落满枝头,莹白的花瓣如细雪般在风中摇曳。


着了身云蓝色衣裳的小人儿端坐在一旁,面前摆了一幅空白的画卷,他那如墨般的黑眸里闪过一抹蓝意,双手不断变幻着,手指灵活,宛若蝴蝶在花丛间翩翩起舞。蓝光流转,画卷某种复杂图案填满,他定睛一瞧,对竹席上的男子说道:“阁主,神、魔两军在赤境开战了。”


被唤作“阁主”的男子手执软毫,闻言微微一顿,那双清亮的蓝眸里登时风云四起,像是在酝酿一场盛大的风暴,却在刹那间归于平静。他抿着唇笑了笑,眉目间满是书香气,“神界可是斗神领军?”是问句,却分明透着肯定。


卢瀚...

【叶喻】白桦(2)

犯罪心理学顾问叶修与警队高级督察喻文州一起破案顺便谈恋爱的故事。

如果出现OOC的话,非常抱歉。

谨慎入坑qvq

-

Chapter 2

叶修在张玥梅的双层公寓待了会,看向即使是第二次来也仍然认真搜索的喻文州——他正拿着手电筒在照死者的床头柜底部。

 

“还没找到凶器?”叶修问。

 

“没有,大概是被凶手带走了。”喻文州把手电筒放回兜里,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忽的蹲下身往上看了看,眼睛一亮,小心翼翼地拿着镊子取下粘在顶部的一块纸片,摊在手心一看,字迹模糊,但大概看得出来是某商店的单据。

 

叶修蹲下身,研究了一会新发现的纸片,拍了拍喻文州的肩,正...

【叶喻】白桦(1)

犯罪心理学顾问叶修与警队高级督察喻文州一起破案顺便谈恋爱的故事。

如果出现OOC的话,非常抱歉。

谨慎入坑qvq

-

Chapter 1


“咚咚咚。”


喻文州听见敲门声,低头抿了口白瓷杯里的热可可,细细回味,感受到醇香的味道在嘴里绽放,他伸出舌头舔净唇边的一圈巧克力色水渍,扬起温和的笑容,道:“请进。”


男人身着宽松黑大衣,长得挺白净,眼底藏着一抹笑意。他顺手带上门,将手里的烟蒂往垃圾桶扔去,毫不矜持地一屁股坐在喻文州桌前的柔软椅子上。


喻文州抬起头,看清了来人的容貌,心头一跳。他吞了口唾沫,很快调整过来,笑着喊了声“叶神”—...

【苏凰】晓风残月(八)

说来北境这边梁国与大渝已胶着数日,转眼间便到了腊月。空中飘着鹅毛大雪,在地上蒙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但今日却是意外的放了晴,洁白的雪花在阳光照耀下变得晶莹剔透了许多,远望竟有几分熠熠生辉的味道。


神经紧绷着数日的战士们见此,心中竟也放松了几分,个个面上的表情终于不是那么乌云密布,仿佛与天气一同放了晴。


穆霓凰这日白天依旧按照梅长苏的嘱咐待在了营帐内,时不时在沙盘上研究几下地形,再拿一张纸密密麻麻的写上自己所总结的建议,托前来检查伤势顺带送药的蔺晨给梅长苏送去,毕竟以她现在的身份,当面去找梅长苏,就未免会让人说闲话了。


可夜里,她梳洗打扮了一番,...

【苏凰】晓风残月·番外一

完整版开荤请点击

(羞涩捂脸逃走)

(看完请时刻紧记Lo主初二!)

(上一次没用外链被河蟹了qvq)

——————————————— 

即使距离那位麒麟才子梅长苏与一方郡主穆霓凰成亲之时已然过去两年有余,但那年身在现场的平民百姓却还是忍不住口口相传,绘声绘色的描绘当时场面可谓之浩荡,一时间传成佳话篇篇。


犹记那日晴空万里,微风习习。千万条被挂在树上的红带子随风飘扬,蜿蜒数里的红妆直接从苏府铺到了穆王府,路边驻足痴望的行人接踵而至,脸上尽是向往之意。途中不时有孩童在一旁嬉闹,看见几个生来粉雕玉琢,分外讨喜的,跨坐在马上的梅长苏便从兜里掏出红包递给他们,笑眼弯...

【苏凰】晓风残月(七)

“禀宗主,廊州那边有来信。”


梅长苏往内走的脚步一顿,自己是多久没听到“宗主”这个称呼了?当初服下冰续草,恢复了他的体力,而多年未修的武功却不复存在,要说将士们起初没有不满是假的,可几乎是在第一次与北燕交战后,抗议的声音便渐渐消弱了下去。梅长苏,行的终于不再是阴诡之事,而是以足智多谋之才保家卫国,重现当年少年将军林殊的风采。


只是,这廊州怎会突然来信?倏忽,梅长苏像是想起了什么,心跳陡然间慢了一拍——是秦以安!既然他已归回江左,也就是说……霓凰那边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他连忙拆开信封,手指微微颤抖,近乎是一目十行的看完了整封来信。


孤身一人对抗...

【苏凰】晓风残月(六)

霓凰悠悠转醒时是翌日凌晨时分,她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周围事物,这才回过神来,试探性的抬了抬手,却惊讶的发现自己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定睛一看,俨然瞧见穆青正趴在自己榻边呼呼大睡。


穆青睡眼朦胧的看了霓凰一眼,下意识的喊了声,“姐。”又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似的,蹭的一下起身,“姐?”


霓凰眼尖的看见穆青双眸下的两团乌青,不禁心中一软,有些费力的撑起身子靠在榻边,扯着身上各处伤口一阵疼痛,她淡淡的蹙了下眉,安抚似的说道,“没事,我并无大碍。当时情况危急,不得已下才服用了琅琊阁所制的激发体力药丸,代价便是虚弱一日,不会留下病根的。”


“姐……不是,大夫说你...

【苏凰】晓风残月(五)

不得不说秦以安的真实容貌比吴崛那张阴沉脸好看了不止一点。处众人中,似珠玉在瓦石间——白皙的脸上五官分明,长而浓的睫毛微微上卷,双眸似若桃花,眼角渲染着浅浅红晕,唇色绯然。


他面对汹涌而至的南楚军,却仿佛满不在乎般,嘴角扬起一抹淡然的笑容,沐浴在皎洁月光下,有一种说不出的纯净。倏忽,秦以安一个腾身,在半空中飞快旋转,大量像是经过改造的细小飞刀向敌军射出,一时间竟倒下一大片人。


而另一边向粮仓方向赶去的霓凰闻声望去,不禁心中一凝,兄长麾下真是奇才居多啊。想到梅长苏,她那清冷眸子里多了些别的什么情绪,但脚下飞快迈出的步子却没有丝毫怠慢。


站在粮仓...

【苏凰】晓风残月(四)

吴崛身穿象征南楚客卿地位的鸦青云纹长衫,一面慢慢靠近霓凰,一面咯咯的笑着,牵动脸上那僵硬皮肤不太自然的抖着,眼角露出几条与其年龄不符的细长皱纹,双眸中咕噜噜翻腾的毒液仿佛下一刻便要射出。


他从袖口里拿出一个不起眼的小盒子,缓缓打开,只见一条不过一指长的蛇在里面盘踞着,身上的花纹妖艳而绚丽。吴崛用手帕裹着指头,略微一点蛇那尖细脑袋,端着盒子朝霓凰走去。


霓凰的感觉着实有些不太好,一刻钟前醒来便发现自己身处南楚军营,手脚均被铁链锁着,与巨盾兵对抗时留下的伤口火辣辣刺痛,倒也不是什么深可见骨的伤口,疼起来却让人觉得吃不消,好在她也不是第一次受这种伤,此时咬牙撑着,...

1 / 2

© L'amour | Powered by LOFTER